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品牌
所有品牌
© 2005-2018 三十年前一声啼哭母亲忍着剧痛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当时的我哭的是那样没心没肺。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并不是一直那样慈祥可爱小时候家在村里家境也不像城里那么好父母都是朴实勤劳农民靠汗水生计。我们家里有三个孩子在当时的条件下家庭的压力都落在母亲一人身上,父亲常年打工在外母亲为了添补家用没有白天黑夜的辛苦劳作着。作为家里的儿子当时除了做作业剩余的时间就是帮忙做农活,很少与同龄的孩子一起在外面玩耍看见或是听见其他孩子嬉戏打闹的声音,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渴望和他们在一起玩耍。但是不能如果农活做不完偷着跑出去找小伙伴玩母亲从打零工的砖厂回来会打我,曾经我一度认为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当我六年级时得了流行性腮腺炎的时候高烧不退母亲在我身旁寸步不离的守了整整一夜,不停地为我更换额头上毛巾擦拭身体喂我吃药,母亲拉着我的手心疼的眼泪不停地留泪水滴在我的手上,此刻我感受到了我的母亲是爱我的。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